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幸福の裹蒸粽

浪迹天涯,只缘为你,小思子。

 
 
 

日志

 
 

空逝  

2008-08-05 02:29:43|  分类: 风云·拾遗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梦以绝美之姿行来,犹如昨夜;

爱以千年之待伴随,犹如恒星。

             ——拜伦

雄霸、帝释天,他们是失败者,因为他们死了,死后留下未完成的霸业——死,是最彻底的失败;怀空,他是完美者,因为他死了,死后留给我们一股浩然正气——死,是最终极的完美!

本来在自己的计划之中,并没有打算要写怀空,觉得写了聂风根本没必要再写他了。只是上文写帝释天的时候,不可避免的用一句话提到了他;不久前的《天下画集》512集,隐居了一段很长时间的怀灭竟然再战江湖。看到这位老骥伏枥的人,看到自己最钟爱的天罪,非常失落。大概,人和物这一次又要被榨取得干干净净了。人早已经不是那个人了,剑也不是那把天罪了。在《风云3》的洗礼下,人变成了一个死跑龙套的,剑变成了一块废铁。失落之余,突然想到《风云3》刚开始时的一个问题:“你,认不认识怀空这个人?”一狂曾问尽世人的问题。

怎么答?

认识!如一忧般:“怀兄弟蓄有一头长发,额上虽有疤痕,却无半分凶悍之气,为人亦异常沉静,遇事不惊……正因他较为冷静,故其师亦将师门一柄恶如人间凶兽的武器‘天罪’交其保管,让其抑压其凶性。”怀空貌赛潘安,容比子都,他的外表是无可争议的。额上的疤痕,说也奇怪,正常的很多人,不都在自己的额头涂上点东西来表现自己的风华绝代吗?那就把这个疤痕当作装饰吧。但是一忧的回答只能够敷衍怀灭的问题,却不能道尽怀空的万一,只是表层的认识而已。于一般人来说,外表是很重要,宁失子羽,也要以貌取人。说心灵美比外表美更重要,那是有点自欺欺人的,是年少时,学校的教育留下来的。这句话拿来形容非凡人,形容特例那就再好不过了。比如,怀空!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年华终究会逝去,铁血的荣誉和梦想在岁月的冲击下变得不堪一击。”容颜会死去,就算驻颜有术,但人死了呢?比如幽若,比如孔慈,你能在看见她时一眼认出,只是现在的你,闭上眼睛,还能记起她的容颜吗?不能!你知道的是她们曾付出的——爱!引起共鸣的爱。但也只是闪亮于一瞬间的爱,如梦幻般的爱。

“这些爱中不包含永恒,爱情会侵蚀人的力量,腐蚀人的心灵。”怀空的爱当然也有爱情在内,可更多的是兄弟之爱,尊师之爱……那份悲天悯人的博爱。但不同于聂风,不同于无名,怀空比他们还多一种自然。聂风、无名,他们有的时候,真正的爱和叛逆仅在一线之隔,不及怀空来得纯粹。或许怀空比他们多了原则,用铁的原则来约束自己的叛逆。

但是,原则是有底线的!师父死了,哥哥“死”了,心爱的人“没”了,原则还有其原则吗?用爱来驾驭的天罪,比起怀灭用恶来驾驭时,强得多了!一艘船的锚,引领船昂首面对狂风暴雨,可不一定能在怒涛中屹立不倒。人,总是会被骤然的东西击中,打倒。

博爱不是与生俱来的,是有基础的。如无名般淡看了一切后,要为少年时自己的孟浪行为做出弥补,这样是可以的。或者如怀空般得到了兄弟之爱,儿女之爱,长辈之爱等等,当他不缺少爱时,才有资本去博爱。

当这些爱消失,资本买少见少。到最后去杀帝释天时,出发点根本已经不是为民除害了,只是不过杀了帝释天确实是一件为民除害的事情而已。那时,在怀空的心里,所谓的“民”,不过就是与自己有关的被帝释天所害的几人:怀灭、白伶、骆仙、无二。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养育自己长大的师父死了,在天劫下死的那么的凄惨,而怀空却那么的无力。“见死不救”是多么的内疚,怀空的心碎了。

怀灭“死”了,自己一直尊重的哥哥,为救自己“死”了,在天劫下“死”的那么的凄惨,而怀空却那么的无力。“见死不救”是多么的内疚,怀空的心碎了。

这时候还有爱吗?还需要爱吗?当然。

在雄狮堡,为了帮助怀空练就炼铁手,白伶无情的刺激,无二狠心的侮辱,这些便是他们牺牲自己来给怀空的爱。一个个违心的背叛,怀空不知内情,他是那么的无能,无力的反抗,不关痛痒,怀空的心碎了。一再的打击,一再的伤害,这是一颗破碎了千万次的心。记得一部老电影《独臂拳王》,拳王手上的经脉被烧断了,续回去,再烧,再续……然后用石头锤炼,石头碎了一块又一块,终于千凿万锤成拳王,为师门报仇雪恨。这情节和怀空倒很是相似。是什么支持着拳王把自己的手塞到火里,把手放在石头之间?没有求生的意志,便没有活下去的希望。是信念,是仇恨!但我想,当他杀完最后一个人,看着自己空空的衣管的时候,一定很空虚,信念没了,铁打的手软如泥。虽然怀空“即使用尽了全力,仍无法击倒那魔头”,但如果他幸存下来,他一定不会空虚的。他的心有爱!是的,师父死时,支持他身体的是恨,怀灭“死”时,充满他心的是恨。只是最后铸心,是要用爱来铸的。没有爱的心,不会感到痛,因为那是麻木不仁的!有爱的心是脆弱的,也是很坚强的;没有爱的心,碎了就是碎了,等于死了,有爱的心才能在碎了以后,一次又一次地重生。不忍看到白伶被蹂躏,不忍看到无二的残忍,他们之间相连的是以前相互付出的爱,这些爱的流失,使怀空拿曾经给他们的爱让他碎了的心变得比以前更强更强。拳王的手是用火烧的,石头砸的;怀空的心是用友情、爱情铸的。“我在铸心之后,我的心根本就不会痛。”这句话我是看不懂的,铸心应该是精神上的事情,当帝释天把怀空的心重创则是肉体上的事情,痛不痛是一回事,能不能承受痛是一回事。不过,怎么说,怀空终于也凭着这颗心,重创了帝释天。誓死抗争,是一件非常值得骄傲的事情。善恶到头终须报,想不到代价总是善的大!

“怀空死了,亦绝对能无愧无疚地去面对白伶,神母及无二。”对于白伶,其实怀空早就已经错了。兄弟情谊的束缚,使自己没打一开始就去争取。直到雄狮堡的患难与共,才那么不经意的发觉。只是来得汹涌澎湃,去得也快。这份爱“朝闻道,夕死”。真正的爱,谁都希望能够长久,但如果不能,一分一秒也已经满足,这是深层次的无言的分享。“虽然夜晚为爱情降临,很快的,很快又是白昼,但是在这月光的世界,我们已不再一起漫游。”他们在一起时,有怀灭的存在,相互之间尊重,没有觉得什么,也就不会去珍惜什么。但所谓的“幸福”难道不就是躺在铁心岛的草地上,看日出,看星星吗?白伶的死,怀空没有伤心难过,不是因为铸心,而是根本就来不及难过。看到兽化的怀灭,看到骆仙为救自己而重伤在怀灭手上,死在自己的面前。那一刻知道骆仙杀了白伶,他能如何?常言道:“两个男人与一个女人的故事,最终总会用鲜血来解决。”骆仙教给我们一个道理:男女平等啊!怀空要怪应该怪自己,对于爱情,哥哥、弟弟是平等的,正邪是一样。爱情容不得一丝的忍让,一点的犹豫徘徊。相比起来,无二,他应该是幸福。没有踏进爱的泥沼,饱受煎熬,越陷越深。而只是享受着,大男人之间的友谊。这些幸福是怀空给他的,也是他自己同样为怀空付出而取得的。无二是幸福的!在他最危难的时候,有怀空在他身旁,虽然怀空还是那样的无助,“见死不救”。但不离不弃的怀空便是无二一生中最大的幸福。而到怀空:“无二,有一句话,我一直未告诉你,你不单是我怀空的朋友,更是我的兄弟,我一定会手刃帝释天,为你报仇。”,如此,夫复何求!怀空这一刻为他而流的泪水,足以洗刷无二前半生的不幸。

“你,认不认识怀空这个人?”

怎么答?

不认识!让怀灭用天罪一招结果了性命,然后听他大声吼叫:“怀空为武林不惜舍命战帝释天,你们这群废人才能安寝多年,但整个武林却无人知道他曾壮烈牺牲,令他死得一文不值。怀空,大哥绝不让你白白牺牲,我要所有懵然不知你事迹的人为你陪葬。”陪葬?最该陪葬的人——怀灭——这位压根不认识怀空的人。

怀空死了,这位做哥哥的终于觉得亲情的可贵;正像步惊云,楚楚被奸污了,才发觉她的不可缺少。难怪当初怀灭战的是步惊云,如今的“惊云道”,步惊云找的帮手有怀灭。“怀空死得一文不值”,且问怀灭,他的死值多少呢?怀空生前太多的无奈,都是怀灭所给。怀灭为了力量丧失自我本性,一错再错还错!不可原谅。

其实,一直都希望怀灭能隐居直到死。大自然,是怀空想得而得不到的。或许在平淡的生活中,怀灭能慢慢体会到当初怀空的选择,自己的过错。现在的怀灭背起了民族的包袱,出来卫道,只是他的行为还是体现出本性不改,只是这些行为包装上了爱国的外衣。而这一层次的提高,爱则爱不起来,骂又骂不出口。只能呆呆看漫画而已了。

怀空死时,漫画中写着这样的话:“真正的强者,并非单止于力量上,而是在混浊江湖中,仍能把持自己的方向而行!怀空由铸心到碎心,做事一直从未有违自己本心,他的强甚至比帝释天更强!”

嘴唇微微翘起,择出一个若有若无完美的微笑!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