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幸福の裹蒸粽

浪迹天涯,只缘为你,小思子。

 
 
 

日志

 
 

一无所有  

2008-08-05 02:30:59|  分类: 风云·拾遗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地长眠者,声名水上书。 
           ——约翰·济慈

怎么样的生命才有意义?是不是如怀空般则蕴含意义,而雄霸、帝释天他们就丧失了呢?于我来说,生命——就是意义!

如果你站在山巅,以居高临下的姿态望向远处的坟茔,你就会知道生命有多么的美好。一个人自进入墓穴那一刻起,已经失去了意义。而站在外面,才能看到美好的自然,体验到意义的土壤。记得一句歇后语:关公坟头耍大刀——吓死人。如此,才有《风云3》开始时,龙儿站在冰封步惊云的头上大呼无敌。站在死去的人的角度,任何生命都是有意义的,而区别只是在于你把什么意义赋予给了你的生命。

但人死后丧失的生命的意义并不能磨灭活着时留下的意义。对于漫画,生与死是两处平行的时间、空间段。所以意义将会永存。永恒,是我们自己幻想出来的一种慰藉,可以说得大义凛然,但人死了就不会再有永恒。之所以意义永存,是因为在平行的漫画中,人总处在生与死的两种状态。一个角色从生到死的一切,都已是跃然纸上。

生命的意义在于生命本身,而其他的,大可不必理会。在乎太多,只会陷在空虚之中。生命就是意义,因此重要的不是有没有意义,而是意义何在,但生命之中任何方面的意义都是一样的。怀空一生壮烈;帝释天一生萧瑟;雄霸一生悲壮;聂风一生淡泊;步惊云一生孤苦;无名一生——他用一生去救赎世间的苦难,肩负天下的罪恶;皇影一生——他用一生去追求自己的道,履行承诺。无名诠释了伟大;皇影造就了自身。无名值得万人景仰;皇影让人无比敬佩。无名处处为别人着想,皇影时时按心态做事。但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都展现给了我们生命的意义。

可是漫画却流失了意义!

当步惊云在无名面前回忆童年,把灰色的斗篷脱下,从头开始,霸王真的就这么卸心了吗?当龙儿进入虚拟空间,踏着剑铺成的路迈向彼端,潜心修炼,剑圣就真的能通往剑心地狱了吗?

错!错!错!

第516集,步惊云只是在“卸”;第517集,龙儿在乎于“剑”,而恰恰忽视了这颗“心”,也就是现在《天下画集》最缺的东西。没有了心,谈何生命?谈何意义?所有的一切表现出来的只是江湖的浮躁,世人的浮躁,《天下画集》的浮躁。那就开个玩笑,浮躁一把:如果把怀空的铸心情节放在现在,大概怀空只要回到铁心岛铸一个铁锤,敲敲心脏就行。

在满目疮痍的社会,在酝酿着大风暴的江湖,谁都已经失去了自我。有些人是疯子,而有些人则是被疯子逼得身不由己。但都是失去了自我,埋头干事,少用脑子思考。也就只有天乐村的无名能在心中保持着一份安静及鬼虎能为主人而放弃天下苍生的福祉了。

漫画中的说法:失忆,对于现在的无名是一种幸福,忙碌一生,终于可以安祥晚年。但我不这么认为,对于人的一生来说,失忆是一份生命的结束,另一份生命的诞生。当无名不为无名时,何来幸福之说?只有发自内心的意识,才能去谈及幸福。只有做自己心里选择的事,才是幸福,不论事情是难是易,身在炼狱或身处安乐。苦难对于生命来说是何等的微小,我们一直对苦难存在误解。当孤独是皇影一生的追求的时候,苦难就是无名的生存状态。而现在的无名失忆了!他用一份淡然的心活在这个乱世,用一对无知的眼神望着世间。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想表达什么,他不知道生命是什么,意义是什么。而失去这么多,就换来安静的无知的生活,是幸福吗?只能感慨一句:无名死了!

把天乐村比喻成无名的坟墓,那现在的无名的身体就是死去了的无名的一尊墓碑。鬼虎不离不弃的追随,步惊云发自肺腑的倾诉,只是在墓碑上刻着无名的名字:无名。他们把对无名的尊敬寄托在了这一副躯壳之上,尊敬的是无名的人格,而对于躯壳的本身并不存在感情。

无名,一个名字蕴藏了太多的心酸!是这些心酸充斥了他的身体,写下了他的人生。纪伯伦在《火写的字》中写道:“济慈应说:此地长眠者,他的声名是用火铸写在天空。”天乐村中默默无闻的无名,他的名字早已就永垂不朽!他的一生都照亮着汗青!

几年前,周星驰的电影《功夫》中有一句台词,因为太久,记不清楚了,隐约是:一曲肝肠断,天涯何处觅知音?风过无声,一片片竹叶下坠,在空中划出婉约的弧线,那一份对必将落地的宿命的挣扎,是无名的写照。只是背对竹子,静静谱一曲《孤星独吟》时,除了竹子,还有谁都理解他?鬼虎、步惊云、聂风他们能听出曲中的苍凉凄苦吗?他们还是只能尊敬的对着这位肝肠寸断的老人。除了尊敬,他们不能给无名什么。而无名,叹一声得了!

但是,有圣王!

圣王的出现无疑是一个亮点,在我心目中,圣王是最了解无名的人。只是一样造诣,两人却不站在同一出发点。“人生得一知己,足矣!”这是人生的奢求啊!也只有在音乐上,才能找出两人的交点。南辕北辙的交点激出了焰火的光彩。圣王与无名的相斗极尽精彩。无名解圣王之意,圣王奏无名之心,这是一次异国之战斗,一次忘年之交流。只是这次难得一见的精彩,昙花一现,却又被圣王的野心亲手破坏。圣王只求理想,不享受现在,活得太痛苦了,这份心态远远不及无名时时能从容面对危机。他们比试的情景犹如嵇康演奏《广陵散》,曲终之际,再难续这份特有情怀。“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英雄唯一剑,兄弟未峥嵘。但愿兄弟一战,以圆浮生一梦。”慕应雄与无名的一战,绚丽夺目的外表,里面不知道包裹了什么。新纪元的开启,更是打乱了本已经很乱的格局设定。单独一集和谐的漫画构成了一部不着调的《风云3》。这一战确实有“划时代”的意义!

“天剑三败之谜”的解释过于牵强,只是我想,如果当初对战皇影时,无名的“万剑归宗”有一丝恨意,一寸寸草,一把把剑,那样,断的或许不止惊寂,还有皇影的人!让我想到欧阳修的一句词来:夜深风竹敲秋韵,万叶千声皆是恨。刀中无敌与剑中神话的对撼,这璀璨的一刻足以让人铭记,只是不能淋漓尽致,甚憾。对于无名,胜负没有什么大的意义;对于皇影,胜负远远不及决斗的过程来得重要,战斗的惊喜已远远超越了胜负的结果。万叶击碎了惊寂,只是没有恨意。

其实,恨意是无济于事的!

惊寂碎了,而被帝释天重铸;无名失忆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以熟悉的姿势出来混个脸熟。但是现在的惊寂不比五金店的菜刀好到哪里,无名出来也是匆匆路过。还是那句话:他们只是一尊墓碑。他们“浮生所欠只一死,尘世无由拾几还。”他们只是没有皇影来的彻底!

我在步惊云的文章中埋了一个伏笔,步惊云流泪的次数排在第二,而第一位就是皇影了。“我每杀一个高手之后,都会流泪。”所以在写帝释天的时候,我说皇影用真挚的感情来泪洒英雄。只是这些英雄死在惊寂之下了。皇影能理直气壮的杀人,也能毫不隐晦的流泪!闭上眼睛,发自内心的意念流出沸腾的激流,冲刷一脸的寂寞。透过晶莹的泪水,直视天上的阳光。在阳光的炙烤下,皇影却还是走在黑暗的阴影中,在里面流浪,泪水影印不出一点光彩。这就是皇影的强者之道,一种武者的本能,一条走上寂寞的不归路。为皇影喝彩,为皇影流泪。因为他也是一位死在自己刀下的人。是惊寂杀死了他的心,除了寂寞!

正如皇影第一次接触惊寂,刀的锋芒割裂了双手,而当驾驭惊寂,它将为他披荆斩棘,勇往直前。惊寂就是双刃刀!

“我叫皇影!

我来自东瀛!

我的妻子是东瀛第一美人!

我还有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儿!

……”

少年得志多轻狂。皇影就放弃了这些美好的一切,去追求那永远不能握在手上的道。手中美好的一切如过眼云烟,握不住的道又很实在!而自从当初拔出惊寂开始,他就握了一辈子!放弃所有,甚至爱来步入这寂寞的深渊!

“刀,已是我的第一生命。”

朝阳燃起了皇影的寂寞,月光点亮了皇影的寂寞。只是当无名在叹知己难觅之际,皇影或许在述说:“惊寂是一柄寂寞的刀!寂寞的刀原应配寂寞刀客!”认识到自身的寂寞,承认寂寞,这是一种超越,对寂寞,甚至人生的超越!皇影用语言说出了别人不能说出的生命。

不惧寂寞,他就会不惧死亡,还能觉得它不就是那么回事。死亡是生命结束时的馈赠,寂寞是皇影生命过程中的馈赠。当一个人对人生都领悟了,那他还有什么是看不透的呢?有!那就是支持他领悟人生,不惧死亡的东西。对于皇影,就是惊寂!皇影一辈子的执着,永远的心里枷锁。

皇影与聂人王论刀,这样的口头决战绝无仅有,精采绝伦。而聂人王经过岁月的磨洗,已经放下执着,皇影却能为自己搬出一箱子道理。只是当他八招败于帝释天的时候,想来会是一句都讲不出来了。对惊寂的盲目,使皇影忘记了强者说话的定律!他的理论只是建于他比聂人王强的基础。皇影这位武者的道,定于自己的游戏规则中而已!

武者还有一个共性,识英雄重英雄。是聂风打开了皇影寂寞堤坝的缺口,而皇影就用积蓄了半辈子的涌泉以酬知己,还用下辈子的生命报答这份情谊。不记得无名是如何断臂的,却无法忘记皇影的表情。头发冲冠,咬紧牙关,经脉喷张,仰天欲吼而无语!皇影为了承诺,挥刀断了自己的生命,刀客的生命,他将痛苦承受。皇影活在了尊严中,就算为神峰苟且偷生,也散发出尊严的光环,他为承诺痴痴守候!他捍卫了尊严!

人生不过就那七件事,对于皇影此事非彼事。他活在:乱、愁、傲、痴、静、冷、怒七式刀意之中。用七式刀意宣泄了他不具备的感情。惊寂给了皇影寂寞,挥出的却是这七种情感。沉寂了二十年,颓废了二十年,皇影还是皇影。他用惊情七变告诉了世人他的人生宣言!他还是那般强,那般寂寞。

寂寞,纯粹的寂寞!皇影以死人的身份站在寂寞之上睥睨着世人!

无名一生如一盏清灯;皇影一生如一杯苦酒。清灯替人垂泪到天明,迎来曙光;苦酒自我独酌到日出,长夜漫漫;无名,一位中国仁人,一无所有;皇影,一位东瀛浪人,一无所有。他们用剑与刀刻下了壮丽的诗篇。无名,最好的写照当然是英雄阁门前的对联了:中华千里山映斜阳天楼水,无名一声雁横南浦月当楼。仁者无敌;皇影“以战为生,以刀为伴”。武者无敌。

无名,皇影他们一无所有,但是我们记着他们的名字!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