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幸福の裹蒸粽

浪迹天涯,只缘为你,小思子。

 
 
 

日志

 
 

南柯梦醒  

2008-08-05 02:08:30|  分类: 风云·拾遗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如何能找到安宁?

冢中自有安宁。

为何我总不得安宁?

因为你还活着。

        ——尼尔·盖曼《捕梦》

对于步惊云、聂风,虽然有不少的安宁日子,却每次都是短暂的。力量越强,责任越大,他们的身份、地位必然使他们卫道武林,奔波江湖。前两篇文章写完了他们,这次就来写已得到永恒安宁,也就是在冢中的人吧!

每个人出生时都是一样的,死时也都是一样的!人活在世上,有建设,有破坏;有普渡众生的慈悲之心,也有坏事做绝的凶残之念。但一切都在死的终点回到了当初的那个生的起点,皆为尘土。是流芳百世?是遗臭万年?由得活着的人去做饭后谈资吧,自己又何必去计较身后评了。

生命,就去追求吧!

在广州的越秀山上的五层楼有一副对联,辞雄气壮,写得非常之好。上联曰:万千劫危楼尚存,问谁可摘斗摸星,目空今古?

虽然无名的英雄阁经历了无数的劫难,但李白有语:“危楼高百尺”,英雄阁的美名只因为是无名居住的原因,本身完全及不上这对联中显现的气魄。能符合的就只有“天下第一楼”了。他的主人呼之欲出:雄霸!而他不正是可以“摘斗摸星,目空今古”的不二人选吗?

天下会建于天山之巅,天下第一楼居于天下会之巅,雄霸有资格处于其上,有实力去睥睨天下。透过空间,如神临世,雄霸就欲主宰这壮丽河山。大地之上,高楼之下,那漂浮不定的云海,给人一份唯我独尊的感觉。

天下第一,是人梦寐以求的名号,而当头上顶着这个帽子的时候,却发现是那么的苍凉,那么的孤独。这个想法好像不适合雄霸,而应该拿去形容武无敌,因为雄霸是个王者,武无敌却只是个武者。对于雄霸这样“有家有业”的人,没有苍凉,没有孤独。今日的成就带给他满足的同时,随之而来的只有恐惧。

他害怕,他怕自己手中不能永远掌握着今天、明天;不能掌握着自己的生命、权利,一切将会在自己醒来的时候不再了。

只有拿得起放得下的豪爽男儿,才能成就一番事业。可是,当一个人体验了权利的味道,君临天下的快意,又有谁放得下了?拥有后便会变得非常小气。我们不也常常为了某些事物的流失而伤感吗?恐惧偷走了成就带来的每丝快意,吮尽了雄霸生命的欢愉。不过,正是如此,马仔淋漓尽致的刻画了这个人物。对漫画的人物,于我来说,地位与性格相配套,便是一个成功的角色,便值得我去喜欢,标准不在于善恶,强弱,美丑。虽然现在《风云3》中,随便拉个人出来也可以打败雄霸,可他们很多都只是徒有其形,是情节快速发展的劣质产品,走火入魔的催生儿。

不想放下,最好就是牢牢的抓在手里,相信自己的力量。只是患得患失的心情,使雄霸的自信出现破绽,不能免俗的拜倒在了命运的跟前。从这时起,雄霸的气势没了。

命运是最神秘的事情,我们不能归咎于雄霸。就算是泥菩萨,自认为能窥测天机,泄漏了太多不可泄漏之事,以遭到天谴。不过,话说回来,“医者不自医”,泥菩萨就不能知道自己的命运。这上天的安排,或许泥菩萨自己都不清楚,他活着的意义便是去泄漏天机,去告诉雄霸“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去告诉雄霸“成也风云,败也风云”。这就是他的命,他就只能为他人而活,为人作嫁。

失败,是成功的人最忌讳的事情了。在心理上造成的恐惧比剑客手上的利剑更为伤人,只是在被刺痛的时候,也符合着狗急跳墙的反扑。而知道将败于自己一手造成的徒弟的命运,便不是雄霸可以理解与接受的。能创造,就能毁灭,雄霸欲知天机,却痛恨天机,这个不可解的圈圈,雄霸一手促成了自己众叛亲离的场面,自己的失败。雄霸有逆天的气魄,敢以渺小之躯对抗天命,是愚蠢的,还是可歌可泣的?

唯有恐惧,方才真正勇敢,而这个勇敢便是歇斯底里的疯狂。在《风云3》中,看到剑晨为了玄阴十二剑把自己的身体糟蹋得一无是处,以用心去感受武学真谛。不说值不值得,这种行为,他就是一个赤裸裸的赌徒,输得太多太多,他已经输不起了,以至把自己的一切都压上了。雄霸何尝不是如此?当初看到此画面时,就不禁由此自残躯体想起以前雄霸自残时的情形。为发挥“三分神指”的威力,一招屠杀风、云,而自断两根手指。当时的雄霸已经完全不是创建天下会的雄霸了,他只是一个被命运逼得走投无路的可怜虫。雄霸他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只想彻底的早日拔除心中的恶棘。他与剑晨的性质或许是一样的,但总给我不同的感觉,或许是先入为主的错觉吧。

枭雄,死并不是最可悲的,可悲的是穷途末路时凄凉之景。而枭雄者,又是最珍惜自己生命的人,有任何一丝希望,他们也不会放弃,所以枭雄一旦失败,便不可抗拒的会保存性命踏上末路,不肯抛却生的希望。因为他们还有幻想,幻想他日东山再起,再观日出,再争天下。

雄霸被逼自废武功,这使我觉得无名在趁火打劫,就差一个赶尽杀绝了。这时的雄霸活着已经没有意义了,可以说除幽若外一无所有,他还活着,因为他给自己的喉咙割一刀的勇气都没有!只是当绝世好剑刺穿幽若的身体时,他也终于不能再承受尘世的无情了,毫不犹豫朝剑尖撞了上去。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体现了他一生最勇敢的行为,给自己划上了句号,也成就了《风云》不可逾越的反派角色!

雄霸匹配了五层楼的上联,谁来书写相对应的下联呢?“五百年故侯安在,使我凭栏看剑,泪洒英雄。”

这一份孤傲的情怀,又是谁可以释放?雄霸不能,他巴不得除他以外,世上个个都是平凡的人,使自己达到以愚黔首的目的,去享受统治带给他的满足,又怎会去想能与他匹敌的英雄。武无敌呢?不能!他在乎的只有自己是否是天下无敌,在他的眼中便只有强弱之分,没有英雄狗熊之别。唯有帝释天有这份资本,这种“闲情雅致”。不过,他的“泪洒英雄”的性质是扭曲的了,不是如皇影般含有真挚的情感,他没有一丝的惺惺相惜,而是在嘲弄世人的无知,排遣自己的无聊。

因为他是帝释天,不会被有限的生命的时间所限制。

“长生不死”是什么概念,要怎么样去理解?我当然不会知道。但妄加揣测一番倒也无伤大雅。

说到长生不死,当首推《神兵玄奇》,三个不死之人带给了我们很多美好的记忆。不妨就先聊一下拥有凤凰之心的南宫问天,魔籽南宫太平,天魔浊气玄天邪帝吧,以更好的表达我将要表达的一些思想。

前段时间《神兵玄奇F清末篇》掀起一阵热潮,《神兵玄奇3.5》虽然较次,但南宫太平使用神技时,也带来一点久违的感动,让人缅怀起玄天邪帝的百年孤独。南宫问天由风光的武林神话成为了最可怜的人,千年的浑浑噩噩感染着我们的同情心,盖过了邪帝的沧桑。可南宫问天、南宫太平的千年,可以比得上邪帝的百年吗?我并不如此认为!南宫太平有魔性的反噬影响,有“诸神之黄昏”的鞭策,他有压力,有目标,他的千年生活就像我们白天时的长时间的清醒;南宫问天的无知,千年如漫漫的夜晚的沉睡,并不会有愁人知夜长的感慨;邪帝,他在陨石中的百年,黑暗带给他的就如我们在半夜中长时间的失眠。毫无疑问,问天、太平永远体验不到邪帝的神髓。比较上文,我们应该清楚了帝释天是怎么样的了。他没有目标,没有压力,有的是百年千年的时间。他就是整夜的失眠,而白天又继续的清醒。比以上三人更为甚也!

失眠的感觉,那种焦躁以及无可奈何,直接可以使人精神分裂。帝释天就是个天才式的疯子。古今无尽大江流,帝释天看惯红尘骑士,人间过客,当一切都看透的时候,自己的满足成了世上最重要的事情。所以在龙元将现之际,他闭上眼睛,打个盹,以娱自身:他坐庄,玩赌博游戏,赌注是生命。

其实帝释天的游戏实在是很无聊,赌博的乐趣在于不确定性,大起大落。当一切的游戏规则都由他说了算,他逢赌必赢时,也只能给他自欺欺人的满足,毫无乐趣可言。

可惜,当帝释天的赌博的规则被破坏,他体验到快感的时候,他输光——死了!

被步惊云的自残手段所迫,帝释天嘴角涔涔渗血:“呵呵,千多年了!已很久没有人,能给老夫这种遗忘了的痛楚的感觉。”帝释天也不怕闪了舌头,这么明目张胆地在说谎,自装深沉,大概被武无敌打得骨头散架的教训已经忘了。

帝释天忘了。这世上还有什么值得他去铭记的呢?武无敌终归会死掉,他的失败会随着时间被冲淡。

可是历史不会忘记。

忘记耻辱,等于背叛自己。帝释天固步自封,没有进步。终于这只“瘦死的骆驼”被乱马踩死了。

愚弄强者,帮怀灭铸心;不可置信,被天罪穿体。玩火自焚,我们没有什么可以说的了。

冰封龙卷风的气魄消逝了,屠龙的神勇流失了。天意茫茫,世事往往总不由人。当剑圣凭栏看剑,会否想起帝释天?想起帝释天对他说的话:“本座博学万家,剑对我而言,只是白刃中的君子,甚至只是本座其中一门杀敌工具,根本微不足道。”?

《风云3》中强者的不断涌现,武功的速成,正是对帝释天的最好的嘲讽,正如当初他嘲讽世人的无知。

帝释天在漫画中的威风,难免让我想起其他地方徐福的失威。《天子传奇3》中那个唯唯诺诺的白胡子老头;电影《古今大战秦俑情》里那个吓得面色苍白的白胡子老头。他就只是一个白胡子老头……秦始皇真个可怜,出现时总伴随着长生不死药,他却没有口福,都给别人吃了。好不容易,徐福也碰上了这般好运,威风了一把。可是想到李商隐的诗句:“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这是好运吗?如鱼饮水,冷暖自知吧!

黄沾的歌《焚心以火》,一句“我不愿意,让黄土地埋了我。”道尽了所有人的勃勃野心。只是到头来,空回首,不过一场南柯遗梦!

天山上的危楼于最显赫时倾于一刻,冰雪中的故侯于人世间埋于黄土。追逐了这么多的身外之物,不得一刻的安宁。就在死后,去相信天命,去相信魂魄,去好好感受活着时不能找到的一些被他们遗弃的东西吧。

步惊云、聂风、雄霸、徐福,若是当年身便死,一生忠奸谁人知?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